2012年8月24日星期五

橋姊妹七夕賀文(?)

前言:

這次是絕對沒公開過的(笑) 昨天才發現是七夕所以趕不及在七夕時寫好orz 為了滿足自己對橋姊妹的廚癮所以我又寫廢文啦(毆) 因為是用電腦寫所以用半角符號比較方便(?)所以這篇也是半角啦(毆)

老實說原本只是想寫妹妹這次主動送東西給姊姊但竟然最後出了軌(大誤)所以一定看下去啊(?)

廢話不說下收文(被分屍)



七夕, 中國的情人節.

正在麻煩沒男友的Sandy苦惱地去找人發愁.

她戴著耳機, 聽著秋赤音的Rolling Girl, 抱怨道: " 怎會只有這首才沒出CD?"

不知不覺間, 來到蘭桂坊一所酒吧門口前.

她想也沒想就進了去.

才剛進不久, 就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......原來是自己的妹妹.

"你好." Ivy只是輕輕的轉身並以一貫冷酷的語氣向姊姊打招呼.

Sandy對於妹妹冷淡的語氣非常不滿, 並隨便找其他東西吐槽說: "你啊......怎會在這種地方啊?"

"我在這兒關你屁事." Ivy冷冷地道: "倒是姊姊你來這兒是幹啥? 聽說你要駕戰機的, 喝多酒對身體無益......"

"我就喜歡, 你管啥?" Sandy狠狠地打斷Ivy的話, 並向前面的酒保道: "青島就好."

"你不是我, 你怕酒精." Ivy繼續冷冷地道.

不久後, 酒保就拿來啤酒, 並親切地問道: "小姐一支就夠?"

Sandy懶洋洋地指了Ivy一下: "欸她說我怕那一支當然就夠啦!"

Ivy雖然面容不改, 但心裡多少有點不滿. 她冷笑: "呵, 你怕了嗎?"

"怕啊, 好怕啊!" Sandy知Ivy在挑撥她, 以和Ivy相同的冷笑笑容回敬她後, 轉身拿起啤酒就喝個飽.

Ivy沒作聲, 反而突然臉紅起來.

Sandy見狀, 因為受酒精影響, 便失控地哈哈大笑起來. (明明啤酒的酒精那麼低也會(艸))

Ivy怒道: "你笑甚麼? 信不信我捅你一刀?"

Sandy沒有理會她, 繼續大笑.

"你不想要秋赤音簽名嗎?" Ivy突然說了一番很不可思議的話.

"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咦?!"

Sandy彷彿被打了鎮定劑一般, 立即停了大笑, 並盯著Ivy: "你說......甚麼?"

"秋赤音簽名." Ivy沒氣地重複一遍.

"What?!" Sandy又再次瘋了起來, 動不動就死抱著Ivy不放: "Oh my Aki Akane!!!"

"姊姊." Ivy斜視著: "你可不可以小力一點......"

"對不起, 對不起!" Sandy立即鬆開了手.

她視線慢慢地轉移到Ivy的袋上, 此刻已經完全把要發愁的事忘掉.

Ivy看著姊姊意淫的(?)目光, 便警戒起來: "你想怎樣?"

Sandy很爽快地答: "給我簽名."

"簽名, 好, 我給你, 但......" Ivy看著姊姊一幅得意的臉相, 便想找方法刁難她: "有條件."

Sandy騷一騷臉: "早知你會這樣, 哈."

"條件很簡單." Ivy拿起了桌上的紅茶, 淡定地說: "你也給我koma'n簽名好麼?"

(CHX: 好啦兩姊妹都崩壞了就這樣(被橋姊妹分屍))

"你說笑了吧我也沒去ANS!" Sandy苦笑地抱怨道.

Ivy沒怎樣理會Sandy, 繼續喝了一口紅茶便道: "那你不想要了嗎?"

"怎會不想?!" Sandy恥笑起來: "倒是你不想要koma'n簽名對吧?"

Ivy聽後狠狠地站了起來, 怒道: "你找死啊?"

"哈哈哈哈......" Sandy繼續恥笑: "你還真的信呢死蠢."

Ivy瞬間臉紅起來: "你......"

兩秒後, Ivy重新坐回座位上, 繼續喝她的紅茶.

Sandy見Ivy強忍傷痛(?)便遞了其中一隻耳機給她.

"姊姊你想怎樣......!"

"咦?"

"這就是秋赤音?"

"很厲害."

......

............

..................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Now playing: 花弁 by 秋 赤音


後記:

結果把Sandy姐設定為秋赤音廚可憐的Ivy妹也變成koma'n廚簡直可喜可賀(被分屍)

說到底是借橋姊妹發秋赤音廚(再被分屍) 然後花弁的歌詞其實也未理解就走去亂寫(毆)

參考 (視頻方面方便起見儘量放水管的):

  1. 秋 赤音 (Utaite Wiki)
  2. koma'n (Utaite Wiki)
  3. Rolling Girl (秋赤音Ver.)
  4. 花弁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